量子点是趋势 CES专访TCL集团总裁多媒体CEO薄连明

PChome | 编辑: 彭重君 2017-01-06 10:52:00

通过薄总的精彩解答,不难看出TCL在北美市场尽管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但是得益于优质的供应链效率和成本控制,精准而有力的品牌投入,再加上量子点电视这种正确的技术发展方向,发展前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PChome电脑之家美国拉斯维加斯报道】2016年美国CES消费电子展将于2017年1月5日至1月8日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市举行,本站前方特派记者团将从展会现场发回报道。

一年一度的美国CES消费电子展如期在美国名城拉斯维加斯召开了,TCL携旗下最精锐的量子点电视参展,给广大观众带来了惊艳的画质展示。那么,TCL这样的优秀国产品牌在北美市场的成长状况到底如何,未来电视的发展趋势到底在哪里,为什么TCL坚定得走量子点路线?对于这些广大网友非常关心的疑问,本站前方记者对正在美国CES现场督战的TCL集团总裁兼多媒体CEO薄连明进行了专访,为大家一一解答。

记者:您接下来对北美的增长,以及KPI定的什么样的指标?

薄总:我们2016年比2015年差不多翻了一番了。但是,2017年我们内部指标没有翻番,但是成长百分之四五十应该是最低要求。

记者:从今天发布会的情况来看,还是能看出2017年TCL的风向标还是量子点电视。2017年TCL的量子点有哪些不同和进步?在您看来,中国彩电市场2017年发展的情况会怎么样?包括像量子点、OLED以及AR、VR这些技术,在彩电的应用情况会怎么样,哪一种技术会比较主导行业的发展?

张总:我先介绍一下行业的基础名词。

普通的LED是一个玻璃上面涂满了色组,中间是液晶分子,后面又有一张玻璃,加了液晶分子,后面是光源。光源打过去,液晶分子通过旋转打到色组上面,最终实现成像。

量子点是在这个基础上做了一张膜,这个膜是蓝光过去散发白光,它的色彩更纯净,色域也会更饱和。

OLED是一个玻璃上面涂满了色组,中间没有液晶分子,OLED材料本身就发光,来去打到色组上面成像,这是OLED,所谓的自发光是指这个有机的材料。

但是事实上有机材料本身是可以发不同的光的,但是因为它是阳极发射,所以它的色域衰减的周期不同,所以它没有办法不用色组。所以现在的OLED实际上还是用了LCD的技术,还是在一张玻璃上涂满了色组,只是把OLED做了光源,做了背光,所以现在OLED是这样的概念,不是真正的大家理解的自发光去做。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量子点是未来的趋势

OLED的优劣势:

优势:首先我们看到从它的技术原理就决定了,它的形态是可以多样化的,因为OLED的发光体本身可以很贴服在玻璃上面,所以它可以做成圆形、弧形等多种形状,这是它的最大的特点。另外它的对比度会比较高,这就是OLED的优势。

劣势:第一,是它的良率会比较低,生产效率低。这样的话,不用在TV面板上占的成本就会比较高。第二,因为它是有机发光材料,它三年灼伤和残影就会比较高,有机物的使用寿命会比较短,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手机上会大量的用OLED,而在电视上不用的原因。首先手机的成本,那张屏占手机的成本会比较低。但是电视那么大一个屏,它屏占的成本比例会比较高,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三,手机我们都知道它两到三年的生命周期算比较久的,但是电视是5-8年的生命周期,所以我们很难把一个三年以后它有色衰、残影、灼伤的OLED用在电视上面。第四,OLED的缺陷是阳极发射正面发出来,它的分辨率最高就能做到4K到2K,对未来我们电视行业来讲,8K肯定也是一个趋势,所以OLED只能做到4K,这也是我们说OLED为什么不能在TV上去做的主要的方向。第四个,OLED用的白光源打在上面,所以它的色域也会受限制,所以OLED有这四个方面的劣势。

量子点材料完美的把OLED的四个劣势全部规避掉了。特别是到了下一阶段的电致发光,那就是量子点材料通过它的纳米级的量子点材料,不同的纳米级通电以后发的色彩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我们真正实现OLED现在所有的优势的时候,就这一张玻璃,不要色组,直接投满了量子点的材料,直接通电就可以发光,所以那才是终极的我们这个行业的形态。到那个时候,我们的面板显示器就不需要现在,像打印报纸一样就可以打印出来,加上一个电路就能发光。所以,我们可以确信的说,从它的技术特点来讲,量子点一定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未来。我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们的问题,因为这是比较基础的,这个你要明白以后,其实这几个LED、OLED、量子点,你就能看到他们未来的趋势。

记者:2017年的量子点跟以前相比有什么进步?

张总:我们成本会做的更低,形态会做的更薄。

薄总:现在我们推出的这次展示算是全球最薄的量子点。

记者:成本是多少?

张总:成本已经接近普通的LED。

记者:以前TCL整体的旗舰产品主要是以曲面为主,但我们今天看到X2,它是平面的。当然,X3又是一个曲面的。第一个问题,今后在你们的产品战略里面,平面和曲面是怎么样布局的?在国际的市场上面会不会有不同?

张总:曲面和平面,因为曲面的渗透首先需要一定的时间。其次,曲面和平面适应的场合和环境不太一样,比如说你要挂在墙上,可能相对来讲平面还比较合适。但是放在桌子上,可能曲面就比较好。所以,我们首先在中高端主推曲面,但是平面我们也会发展,所以曲面、平面我们都会做。另外,我们曲面和平面的命名是把我们的曲面都以一个字母加上一个单系列的数字来命名的,而平面我们都是一个字母加上一个双系列,这是我们薄总亲自定的命名规则,便于消费者的记忆和传播。

薄总:现在X2,将来X4、X6都是平面的,如果是1、3、5、7后缀的都是曲面,就好记一点。

记者:美国电影业比较发达,很国际大片在美国拍摄。TCL有没有关于8K电视在这边的一些规划?

薄总:8K电视的电视本身有规划,这个主要还是看片源了。8K电视从华星光电这边已经生产出8K电视的屏。但是8K电视的普及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现在都是概念先行,概念有了,技术有了,但是普及的话,我觉得8K电视还有一定的时间。4K现在在中国市场上的渗透率才50%多。

记者:您觉得8K电视需要多久普及呢?

薄总:我觉得8K电视看到2020年以后,有可能是指望东京奥运会,因为在日本现在在推8K的信号源,也希望借助奥运会在做,我估计这是普及的一波。但只是开始,不见得那一年就普及了。我觉得2020年有可能是8K的起步年,但是这个要普及起来,从2020年开始,你大致算最快也得有5年时间,这是行业大致的规律。

记者:那么在片源方面你们会有参与的动作吗?

薄总:片源方面,我们这方面没有特别多的合作的计划,专门去制作8K的片源内容,这个不是我们的专业。。但是内容制作方制作过程当中,我们加入一些合作、植入等。

记者:我们之前看到X1在中国发布了,X2正好是在美国发布了。但是是因为X2这个产品更多的是针对北美这一块的用户,还是说是一个全球战略?

薄总:全球的。

记者:X2在北美这一块相对其他的产品有明显的优势?

薄总:今天我们发布的产品都是面向全球的,不是单纯针对美国的。因为X1一发布的时候,正好我们是在秋季,也是TCL成立35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在国内有发布。正好在这次CES展上,我们有X2、X3,包括C2,还有P3系列都会有。所以这次你看我们产品的整个表现,我自己认为比历届CES展的产品都要丰富,而且整齐。过去往往是发布一个系列,这次实际上我们是发布了三个系列产品。其实三个系列当中我们还有一些系列是平曲共同的,而且在色彩的表现、外观形象的设计方面都有较大的突破。

记者:这款产品是全球同步的?

薄总:全球同步,全球发布。在CES展上发布也是看重它是一个全球发布的场合。

记者:刚才在讲解PPT时,有一个项目是G11,是华星光电的项目是不是?

薄总:对,华星光电投资建设的第11代TFT-LCD及AMOLED新型显示器件生产线建设项目,简称“G11项目”。我们在去年11月30号已经在深圳打桩建设了,这是全球最高世代、投资金额最大的面板生产线。因为现在大尺寸的方向越来越受消费者欢迎,将来主要生产的尺寸是65寸、75寸液晶显示屏。目前G11项目已经开始建设了,而且建设速度还是蛮快的,预计在2019年的第一季度我们就开始投入量产了。目前,网络上关于G11的报道还是比较多的。

记者:在全球范围内,量子点技术是由TCL和三星来主导的,那么TCL和三星的竞争中有哪些优势,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薄总:我相信两大阵营一定是互相比较。今年你们在CES展当中,到三星的展厅当中,他们应该仍然会以量子点为主,会推出来量子点和OLED的比较。这个观点也是我们的观点,量子点显示技术是比OLED更加下一代的显示技术。

其实OLED作为三星来讲不是没有做过,做到一半的时候,他觉得这个显示技术不见得代表未来,所以他们现在还大量的攻克量子点技术,所以他把量子点定义成下一代显示技术,他这个下一代来讲,从最早CRT,从黑白到彩色,然后再到LCD,内部分的,把背光的LED,背光开始叫一代LED电视,后面才是OLED,OLED后面才是量子点电视。

其实三星的量子点技术跟我们TCL的量子点技术大的流派方面是一致的,但是在细分方面的配合背光的细部技术方面,大家选择可能还是有一点不同。比如说我们在动态分区控制方面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两方都可能在往一个方向在走,在做研发,现在目前还都没有推出来,就是电质发光的这两点技术,现在双方都在属于研发阶段。

记者:能否谈谈我们在面临跟三星的竞争挑战中TCL的优势。

张总:大家采用的技术手段是差不多的,但是中国企业的供应链的效率和对成本的控制,这个方面应该比三星要强很多。所以,同样的一个电视,我们性能各方面的指标都要比三星好,但是我们的成本控制可能要比它低很好,这个应该是最大的优势,举例来说,他卖一万的时候我们可能卖六千。另一方面,我们在整个量子点的产业链上布局的比它更深,我们有自己的量子点,我们和高校共同成立了联合实验室,包括对下一步的电质发光,我们这方面研究的比三星还要早一些。

记者:刚才您讲到OLED做不到8K,为什么呢?

张总:这个技术要讲得讲半个小时,回头咱们单独交流。刚才我大概讲了它的原理,因为它是正面发光,阳极发光,正面面对用户,分辨率很难做到再往下,因为它每个色组都有四个。像4K每个色组都有RGB三极色,显示不同的时候,比如说显示红光,相应的GB那两个绿色和蓝色的色组就不发光了,它会显示红光。所以我们看到每一个单元都是混合光出来的。

记者:材料上说(TCL)关注三个领域,其中是超高清,超大尺寸,还有OLED,我们很多媒体就以为G11要在OLED上发力,这个指的什么?

薄总:OLED我们现在还是指的一种印刷显示的技术。现在OLED在我们G11当中,现在目前像LED用的技术都是征路技术,但是就像刚才尚总所讲的,难以克服的是成本高,良率低。真正的OLED能够普及或者说能够发展起来就可以走印刷技术,所以我们将来G11的OLED是要采用印刷技术的,现在印刷技术我们已经在国内做这方面的研发,而且是跟国家的有关的院校,建设国家开放性的一个研发的平台。此外,TCL专门在广州有一个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是以印刷显示为核心的公共开放平台公司。

记者:LG也是说要印刷,这个有什么区别?

薄总:现在LG也都没有采用印刷技术,现在都采用的是蒸镀技术在做。但是他们也在做印刷技术的开发。现在之所以普及不起来,就因为对印刷技术没有得到突破。但是原来的蒸镀技术,已经遇到天花板了,所以三星放弃OLED的开发。但是他没有放弃印刷技术的研究,将来印刷技术有可能会在量子点方面首先会实现。将来G11的三大方面,其中OLED也是我们攻克的一个方面。

记者:我们最终是将量子点技术和印刷显示技术相结合?

薄总:印刷技术应该是普世性技术,是一种技术方式,它可以做量子点,也可以做OLED,是普适性技术。

记者:刚刚得到消息,海信也说他们2017年要主推量子点实验室,您对于这个趋势的预测是什么?在2017年是不是量子点和OLED这两个技术的一个比拼或者是什么?

薄总:如果海信做这样的宣布,他们也进入量子点的阵营里面,我们是表示欢迎的,说明量子点的阵营在扩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将来我相信2017年还决不出量子点和OLED的分水岭。但是我相信到2018年以后,量子点技术和OLED一定能分出来谁代表未来。

记者:前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有一些中国的企业都在努力的走出去,也有表示说海外的一些成本相对来说会低一点。我们TCL北美的一个独立公司,我们在墨西哥也有工厂,有没有可能往后会出现我们在海外的一些工厂制造的一些产品,可能价格会比国内更低,或者说产品更好,会不会出现购买进口产品的可能?

薄总:TCL在全球来讲,目前在墨西哥、波兰、越南都有工厂,我们在巴西也有一个合资的公司,也是在当地生产。在巴西,之所以在当地生产也是要考虑当地的一些成本和税收的政策和关税政策。综合起来,从整个供应链来讲,也要靠中国的配合。

记者:我们海外工厂生产的电视品质和国内基本上是一致的?

薄总:我们品质来讲都是全球统一的标准,这个不能有区别的。只是从某种程度来讲,不同的国家要求的制式不一样,要求的标准细微的差别不一样。

记者:在员工的技术组装或者是原材料的采购也有统一的标准吗?

薄总:原材料来讲,如TCL波兰工厂,波兰和国内供应链要相配合起来,国内来讲,像我们在成都有一个工厂,成都工厂和波兰工厂互为AB角,叫子母工厂的模式,它正好跨了一个叫中欧铁路,将来成本比较低。而且,原来都走海运的,我们现在走铁路运输就很快,所以大量的组建我们可能在成都就完成了。但是到组装的环节和一些另外的工序可能在波兰完成。所以,这种全球供应链布局之后就变成一台电视的完成恐怕从两三个地方,甚至经历两三个国家,这样来讲才能完成电视的一个真正的成品。所以,就看哪个国家做哪部分合适,哪一部分有竞争力,做这种布局就行了。像波兰和我们成都工厂的配合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记者:因为人民币汇率下跌,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导致企业原材料的采购成本会比较高,有可能会进行一些海外直接的采购行为,TCL这一块有没有因为人民币下跌而导致国内和海外成本的差别?

薄总:现在人民币下跌对我们出口来说,大的方面还是有利的。但是这个利的方面也是被原材料的成本的上升又给冲回来了,这两方面真的相抵之后,也没有看出太多的人民币下跌对我们出口的影响。因为电视当中主要的几个组件,像屏、面板、芯片都是美元报价的,在出口时靠人民币的贬值出口带来的利益本身就被原材料冲抵了,目前来讲我觉得没有看到人民币贬值对我们出口真正有多大的实质性的麻烦。

记者:去年TCL发布了高端副品牌XESS,在北美这边TCL发展也是很快的,从100万台增长到现在的200万台。但是在品牌知名度方面好像跟三星还是有不小的距离,去卖场里看到TCL的展区可能还是比较小的。像现在TCL在高端化转型,或者说品牌建设这一方面有一些什么动作。因为之前大家都知道,一说到中国产品就是物美价廉的这样一些定义,我觉得现在中国还是要改变一下,TCL在这个方面有什么动作?

薄总:首先是从量上来讲,我们跟三星还是有较大差别的,但是现在也在缩小。2016年我们整体出货量突破了2千万台,这个在中国电视机企业当中第一家突破2千万台,进入到2千万俱乐部。而在全球范围内,现在能够在2千万台以上的真的只有三家,三星、LG和TCL。但是三星是4千万台的量级,LG是2600万台,我们2016年突破2千万台,如果按照2017年计划来讲,2017年LG自己的计划仍然是在2600万台左右,我们的计划是在2300万-2400万台。如果这样来讲,我们都是2千万俱乐部,2千万俱乐部当中我们跟LG第二名的差距这两年在缩小。我相信2017年年底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和LG的差距越来越小。所以,我们2千万俱乐部当中,我们跟第二名的差距,这个是中国企业当中,我觉得我们是率先从量上面来讲进入到这样的一个台阶,目前我们比中国没有进入到2千万俱乐部的其他的企业就拉开了他们一大截。

高端品牌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整个日系品牌在萎缩,日系品牌萎缩之后,腾出了一部分市场,我觉得我们要占领日系品牌,不仅仅占领他腾出的数量的市场,还要占领他腾出的价格空间,这个是我们中国企业大有可为的地方。我觉得先把日系品牌衰落所腾下的价格的空间,品牌的空间我们先占住。下一步再向三星做挑战。LG来讲,我相信过两三年超过第二名的机会还是非常大的。因为LG已经出现了两年,甚至近三年几乎没增长,大家看到这是一个不增长的企业。而中国企业来讲,包括TCL在内,大家发展的后劲还是蛮足的。

记者:北美这个市场比较成熟,很多企业,包括海尔、海信还在,TCL进来国际化,一直是割不去的地方,然后又开始重新做自己的自有品牌。TCL为什么非要把北美的市场拿下来,以后是怎么样的一个打算?

薄总:北美市场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它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影响力的市场之一,它不光是说你在这个市场当中挣不挣钱。说白了,它对整个全球市场有很多的辐射作用和影响作用,这一点来讲,我很难想象你在北美市场都立不住脚跟的一个企业,在全球其他的市场能站稳脚跟。如果在北美你站住脚跟了,我相信在其他市场来讲,当然除了中国市场之外,其他市场来讲,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一些,这是非常重要的。

嘉宾:TV是1999年从越南第一站开始国际化的。我们国际化策略最开始比较多在东南亚,在越南、菲律宾、泰国。北美为什么一定要做,全球的三大TV市场,欧洲有5千万规模,北美4千多万,中国是4千至5千万。这三个市场已经占了1.5亿台,全球也就2.2亿台。如果说欧美不能成功,其实你很难说你这个企业是一个在全球有影响力的企业。

所以,其实在北美,特别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开始了很多品牌的投入。中国大剧院就更早了,从中国大剧院到足球联赛,还有其他的一些品牌的投入。或者说成长确实是需要时间和资金,需要产品,需要一个系统的支撑把它建立起来,不是我们希望来了两三年就一定说这个品牌非常快速的长起来,你整个的产品力,你售后服务的能力,你资金的投入,你的宣传,你的一些创意的投入。所以除了北美以外,包括全球我们很多的国家和区域,我们都开始在品牌的美誉度方面做提升。所以我们整体聚焦还是在体育和娱乐的营销上面,然后去提升品牌。

通过薄总的精彩解答,不难看出TCL在北美市场尽管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但是得益于优质的供应链效率和成本控制,精准而有力的品牌投入,再加上量子点电视这种正确的技术发展方向,发展前景还是非常不错的。

更多关于CES2017(2017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相关资讯,请点击PCHOME的CES专题报道:http://ces.pchome.net/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