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nga转型艰难 平卡斯深感无奈几近落泪

互联网 | 编辑: 2012-11-18 00:00:00

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董事会董事比利·坎尔贝(Bill Campbell)日前透露,在今年9月与Zynga首席执行官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举行的会谈中,平卡斯的泪水几近夺眶而出。

更多精彩游戏资讯,请点击进入PChome游戏中心

据国外媒体报道,苹果董事会董事比利·坎尔贝(Bill Campbell)日前透露,在今年9月与Zynga首席执行官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举行的会谈中,平卡斯的泪水几近夺眶而出。

Mark Pincus

坎尔贝是一位资深科技产业人士,曾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等硅谷的首席执行官们辅佐意见。作为社交游戏公司Zynga的投资人,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以下简称“KPCB”)请来了坎尔贝,邀请他为Zynga首席执行官平卡斯支招,因为Zynga的一些网络游戏已经失去了吸引力,而且公司股价一直在不断的下滑。一些KPCB的合伙人告诫坎尔贝,在此问题上他可能不会取得什么进展。

但是在两人的会谈中,当讨论到Zynga的管理挑战时,平卡斯却开放的接受了坎贝尔的建议。坎贝尔说,“平卡斯当时十分灰心,眼泪几近夺眶而出。”他说,“平卡斯对公司发生的事情感到难受,他感觉非常的混乱。”

Zynga股价累计跌幅达到了75%

以上的场景折射出平卡斯当前所遇到的困境。平卡斯带领Zynga在去年进行了首次公开招股,当时的发行价对公司的估值达到了90亿美元。随着成立已有五年的Zynga股价不断滑落,平卡斯需要认真考虑如何进行改变的问题。这位46岁的首席执行官表面上依旧积极,而且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Zynga遇到的麻烦似乎已经结束。

但是在幕后,平卡斯经历了一段更加困难的时期。他经历了萧墙之祸,包括高管的变节以及与员工的冲突。为了讨好公司的员工,平卡斯曾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便包括向员工授予更多的股票期权,但却事与愿违。

最终,平卡斯开始向坎尔贝和其他一些顾问进行求助。平卡斯对Zynga的内部架构做出了一些调整,并对自己的管理团队进行了重组。平卡斯当前尝试着让Zynga在移动游戏开发中处于更好的位置,而该项业务一直是Zynga的弱项。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平卡斯拥有Zynga 50.2%的表决权。他此前曾同外部顾问合作,来提升自己的管理技能。目前,平卡斯正通过把更多的管理权交付给副手,并改变自己的沟通技巧,来重塑Zynga掌舵人的形象。

通过对Zynga超过20位现任、前员工和投资人的采访,可以明显判断出平卡斯当前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平卡斯拒绝就此接受采访,但是在一封电子邮件回信中表示,“玩家习惯和社交技术的快速变化,迫使Zynga进行根本性的变革。当业务发生变化之后,一些人选择离职会不可避免。”

平卡斯的复兴策略是否能够对市值仅剩下20亿美元的Zynga奏效,仍有待于观察。近期上市的一些网络公司,如团购网站Groupon和Facebook的股价也较首次公开招股发行价出现了大幅的下滑,只是Zynga面临的压力尤其大。

自去年12月首次公开招股至今,Zynga股价累计跌幅已经达到了75%,而且该公司的许多网络游戏都已让玩家失去了兴趣。Facebook已经做出了一些调整,这也让玩家很难在Facebook网站中上找到Zynga的游戏。美国投资公司BTIG的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Richard Greenfield)表示,“平卡斯当前面临的挑战是,在他的开发者一个个的离职时,他如何才能够开发出在市场中引起轰动的游戏。”

在Zynga首次公开招股时,虽然该公司首日的收盘价仅仅是略微高于10美元的发行价,但是平卡斯未能及时警醒。直到今年4月份,当Zynga收购的新游戏《你画我猜》(Draw Something)用户数量开始下滑之后,该公司面临的问题才一个个浮出水面。在OMGPOP推出《你画我猜》仅仅6周之后,Zynga便斥资1.83亿美元收购了这家游戏开发商。当时,一些Zynga的Facebook大游戏用户数量已经开始滞涨。KPCB合伙人、Zynga董事宾·高登(Bing Gordon)就发现了这一问题。

高登表示,Zynga未能优先移动游戏的开发工作,而且公司的网络游戏不能轻易的转换到智能手机的小屏幕当中。他说,“就盈利能力和用户体验而言,向移动游戏的转换要比任何人预想的复杂。”

与此同时,Zynga的员工士气也受到了打击。Zynga的股价开始经历连续的下挫。由于很难再复制早期游戏取得的辉煌成就,Zynga的员工开始对公司的发展方向感到困惑。今年5月份,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利举行的一场高级员工会议中,一群由产品总监乔纳森·刘(Jonathan Liu)为首的员工与平卡斯就员工士气问题发生了冲突。乔纳森·刘说,他当时曾向平卡斯表示,Zynga需要一个清晰的战略愿景。他说,“员工并不清楚公司的主要战略是什么,或是他们为什么要每天来到Zynga上班。”乔纳森·刘表示,他当时在会议中几乎在朝着平卡斯咆哮。平卡斯最终点头并同意了他的观点。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平卡斯做出了一些调整。他罢免了首席运营官约翰·莎伯特(John Schappert),并对公司移动部门进行了重组,使其能够整合到所有的游戏工作室当中,而不再是一个独立的部门。平卡斯同时还艰难的推进一些新业务,如网络博彩游戏。

平卡斯同时每天还开始参加更多的产品会议,此前他曾避免参加这样的会议。此外,他还把自己经常使用的黑莓手机换成了iPhone,因为Zynga的用户更喜欢这款设备。

平卡斯做出的这些调整并未能提振公司股价和员工士气。今年7月份,受营收增长速度放缓的影响,Zynga第二季度转亏。该公司同时还下调了全年的业绩预期。受此影响,Zynga股价从5美元滑落至3美元。

员工的离职已经成为了常态。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Zynga已经失去了首席创意官、公司架构的首席技术官、技术高级总监以及其他一些高管。本周,Zynga又宣布公司首席财务官将离职并加盟Facebook;公司的财务主管则跳槽到了Twitter。

Zynga董事高登表示,“当公司股价每天都在变化的时候,每一位首席执行官都必须得处理如何标准化行为的问题。”高登在今年夏季曾向平卡斯谏言,要求他开始与重要高管进行沟通,鼓励他们继续留在公司。

在今年7月份宣布向全体员工授予股票期权的问题上,平卡斯又犯下了大错。去年,平卡斯就曾因为撤回了授予部分员工的期权而遭受批评。在7月份向员工授予期权时,Zynga的管理团队在如何分配期权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平卡斯当时倾向于向所有员工授予期权,而其他人则提倡仅仅想高级员工授予期权。Zynga管理层最终选择了一种折中的方案:向所有员工派发期权,但是表现出色的员工能够得到更多的期权。

当Zynga通知员工将向他们授予期权时,许多员工仅仅获得了数百股期权,而且需要在几年时间里分批执行,其他一些员工则获得了大量的期权。消息人士透露,部分的Zynga员工甚至询问是否能够拒绝接受期权,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耻辱。

与此同时,平卡斯一直在改进自己的沟通技巧。今年9月份,他开始在公司推行“口哨项目”(Project Whistle),该项目旨在让Zynga高层与员工进行交流。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中,Zynga的“口哨项目”举行了超过30场会议,公司高管在会议中探讨了Zynga的战略,并回答了员工提出的问题。

同时,坎尔贝还在培训平卡斯的委托技巧。平卡斯太过于“尽职尽责,身体力行,”甚至会亲自选择游戏的配色。

本周,Zynga宣布提升首席移动官大卫·柯(David Ko)为首席运营官,并提拔了数位高管。其中,史蒂夫·蒋(Steve Chiang)将负责所有的游戏业务–这一举动意味着平卡斯将专注于对高层次的产品做出决定。

坎尔贝表示,在本月初的一场会议中,他已经注意到Zynga出现了一些变化。平卡斯在会议前已经对议程做好了准备,他鼓励员工积极参加,而且在谈话中没有压制员工。坎贝尔说,“我告诉他,你不可能面面俱到。”

 

更多游戏资讯请点击PChome游戏中心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