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无滴滴:写在滴滴下线深夜服务后

互联网 | 编辑: 沈毅成 2018-09-10 14:09:58转载

(来源:PingWest)“有赚钱的机会就不能放过。”9月8日深夜11点整,李师傅从一名滴滴快车司机,摇身一变成了黑车司机,他告诉我,“就指望这几天你们叫不到车,我来赚钱。”

      李师傅车内贴满了安全提示标志,这是在发生“女孩乘坐滴滴顺丰车遇害事件”后,滴滴公司给司机发放的物料。

      他平日通过滴滴接单,也从来不拉夜里的活。这次,是知道今晚滴滴服务要下线了,特意在北京夜生活最繁华的三里屯呆到晚上11点,做黑车司机接活赚钱。

  像李师傅这样的司机不在少数。滴滴服务下线第一晚,在三里屯太古里优衣库前,聚集着一批司机,他们今天白天还通过滴滴接单,晚上就开始拉黑活。他们招揽着来往路人,宣传说“我们是滴滴专车”,同时又在车前挂上红灯,以示自己“黑车”的身份。

  9月8日凌晨11点,滴滴服务下线,司机们换了种方式,依旧营业。

  8月24号,温州市发生了20岁女性乘坐滴滴顺风车被司机奸杀的事件。而就在5月份,相似的案件也曾在滴滴顺风车服务上发生。短时间内连续发生两起凶杀案,一时间,滴滴成为了追逐利益而不顾消费者权益的黑心企业。

  除了连续发布多次道歉信外,滴滴还宣布系列整改措施,其中就包括暂停提供深夜时段的出行服务——滴滴将从2018年9月8日至9月14日期间,暂停提供深夜23点至凌晨5点的出租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

  滴滴网约车服务下线第一晚,恰巧是个周六。

  在北京市夜生活最繁华的三里屯,在吃饭、喝酒、蹦迪等一系列娱乐活动结束后,没了滴滴这个巨鳄提供出行服务,司机们还在营业,乘客们则在其他网约车服务中徘徊和等待。

  坐地起价

  北京除了三里屯,没有其他地方能被称为夜生活最繁华的地方。每到深夜,离开三里屯要花费的等车时间跟排队去网红奶茶店差不多。

  上周五晚11点半,准备离开三里屯的我使用滴滴快车服务。系统显示我需要等候超过60分钟,前方有70位乘客正在等候。周末深夜要离开三里屯,通过打车软件下单,等候个半小时才能有车来接送是稀疏平常的事。

  三里屯距离我目的地约5.5公里,快车服务收费30块,当晚实在不想等候的我花了60块打了黑车离开。而在滴滴下线的第一晚,黑车司机坐地起价,每个人开口都是100以上。

  这晚,乘客要不选择其他网约车服务,要不尝试(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会有的招手即停)出租车,要不只能跟黑车司机讨价还价。

随手拍都是黑车

  “现在已经12点了,不是数据说话的时候了。”优衣库前,黑车司机跟正在查看高德地图路程的我说。

  他标榜自己是北京人,开的车是北京车牌。以前开过滴滴专车,后来就不做了,他让我随便拍车牌照,发给朋友做个保障。5.5公里的这段路,他要价120,他说,现在从三里屯去国贸都要100块。当然,我没上他的车。

随手拍都是黑车

  这群坐地起价的黑车司机并没有事前串通好价格,他们随意叫价,基本从100块起跳,有人报价120,有人报价150,也有200。“你拖得越晚价格就要越高。”他们都这样对我说。

  开篇提到的李师傅也是黑车团队中的一位。他告诉我,他平时在深夜都不拉活,知道这次滴滴在深夜下线服务,就决定来三里屯这边赚钱。

  对李师傅来说,平时深夜接活并不划算,基本乘客出行都使用滴滴等网约车服务,晚上拉活赚得也不多,倒不如休息。

  他今天下午两点开始拉活,刚好送一个乘客到三里屯。来到这边后,李师傅就把滴滴关了,等待今天晚上11点滴滴服务下线,开始拉黑车活。

  他平日上班14个小时,流水能有七八百块,今晚预计能赚到平时14个小时的流水。“有赚钱的机会就不能放过。”李师傅说。

  这趟5.5公里的路,李师傅收费80,是当晚黑车司机开出的最良心价格。

  在兜了一圈回到三里屯时,优衣库前的黑车已经少了一半。

  乘客们

  今年1月份,滴滴公布其2017年出行数据,称平台目前在全国拥有4.5亿注册用户,在2017年提供了超过74.3亿次的移动出行服务。这意味着,平均全国每个人都使用过滴滴出行5次,有出行需求的乘客不少,而且非常多。

  滴滴深夜服务下线后,屯里打车难,但乘客也有自己的解决方案。

  近期,每打开滴滴出行,App都会将“9月8日深夜11点开始暂停服务”的消息推送到每个乘客眼前。经常使用滴滴服务的乘客,大部分来三里屯前就计划好归程了。

  他们下载了易到用车、首汽约车等其他网约车服务,又或带了身份证准备在外就宿,又或准备骑单车回家。

  周怡站在优衣库前面打车,她同时使用了易到用车和首汽约车,看哪个能更快打到车。今晚她跟朋友一起来三里屯玩,已经预计好会晚回去,两人甚至带上了身份证,“因为已经计划今晚会很晚了,就想打不到车就在外头睡了。”

  周怡是幸运的,虽然第一次抢司机抢不着,但第二次就成功了。她用了易到用车,顺利离开了三里屯。

  林瑶告诉我,她们今天出来就知道会没有车回去,所以一早就决定骑单车回家,一行三个人都穿着便装。另一位消费者刘芸告诉我,她完全不知道滴滴今晚服务要下线的事,刚刚才在路边下载了易到用车和首汽约车,现在过去半小时了,也没有打上车,而黑车司机开出的价格比原价翻了4倍,她不愿意坐。

  虽然顺风车事件影响颇大,但林瑶和刘芸还是在继续使用滴滴服务,她们两人的理由也相当一致:出事的是顺风车服务,平时也不坐顺风车;现在会坐后座;会使用滴滴提供的“行程分享”服务。

  林瑶认为,无论坐什么交通工具都有可能出现危险,也只能自己多加小心。

  (文章中提到的李师傅、周怡、林瑶、刘芸均为化名)

—— 原文链接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