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你的智能穿戴设备都将骁龙inside

PChome | 编辑: 潘玮哲 2017-07-05 05:30:00

高通在智能穿戴领域的布局已经领先友商两个产品迭代,正如本文一开始所说,智能穿戴行业的发展与手机是类似的。高通在智能穿戴的布局刚好满足了高中低端产品的全覆盖,中高端的智能手表使用骁龙400、Wear 2100平台,中低端的智能追踪设备使用6270/6155/1100平台,而更加广泛的智能服装则使用CSR101X/102X平台。通过细分的产品线部署,最终可以帮助智能穿戴设备的终端厂商快速的推出产品,将

曾经红极一时的智能穿戴设备市场已经开始洗牌,Pebble、Jawbone、Misfit等国际第一梯队的品牌如今都面临卖身的窘境。正如当年智能手机大洗牌的剧本一样,重资本、迭代慢、竞争力差的智能穿戴硬件厂商终究难逃资本噩梦。不过事情总有两面,洗牌也预示着新格局的开始,如何在这一轮洗牌中占得先机是当下所有智能硬件厂商绕不过去的话题。

过去困扰智能硬件厂商最大的难题在于平台化方案太少,随着智能穿戴硬件进入IoT时代,所有的智能硬件都需要满足长使用时间、小型化等特性的同时具备联网功能。而现阶段智能穿戴设备的联网功能仅限于蓝牙与手机等设备传输,相关厂商和方案公司短时间内根本拿不出支持4G5G联网的商用产品。高通曾在2016年推出了专门针对智能穿戴设备的平台方案Snapdragon Wear 1100 和 2100,从而接过骁龙400的大旗更好的为智能硬件提供支持。从市场反馈来看,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有超过150款采用骁龙400、Wear 1100、2100的设备上市销售,这其中几乎所有的中高端智能手表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Wear 2100平台。

万宝龙、FOSSIL等时尚品牌的智能手表都采用了高通的穿戴平台

全球5G浪潮来袭,中国的三大运营商也在不断加快5G商用网络的论证。这其中课题之一就是如何在LTE Cat M1与NB-1网络下部署IoT设备。按照演进时间表,国内运营商将在18年开始逐步关停2G网络,在2020年恐怕我们的所有设备入网的最低门槛在3G。而我们的可穿戴设备受到体积、功耗、成本等因素的影响需要,到那时势必要采用LTE窄带通讯来完成网络通信上的支持。由此来看,Snapdragon Wear可能将是唯一的选择。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MWCS17上,高通宣布推出Snapdragon Wear 1200平台,它不仅仅是1100平台升级,更是针对LTE窄带通讯的威力增强版本。网络部分,Wear 1200平台将支持全球15个频段的多模LTE Cat M1、NB-1、GPRS网络连接。同时在定位方面支持GPS、格洛纳斯、伽利略和北斗,甚至还集成了云端定位服务,使用WIFI和蜂窝服务实现室内定位。

Android Wear2.0手表几乎都是骁龙穿戴平台

不仅如此,Wear 1200平台还配备了一个集成的应用处理器,支持基于Linux和ThreadX的应用,并可扩展以支持LTE、Wi-Fi和蓝牙语音。安全方面支持包括Qualcomm®安全执行环境(Qualcomm® Secure Execution Environment)、硬件加密引擎、硬件随机数生成器和TrustZone。

简单的来说,Snapdragon Wear 1200利用新兴LTE窄带技术(LTE IoT)所带来的广泛覆盖,帮助为特定用途的可穿戴设备(如儿童、宠物、老人和健身追踪器)开创新一代超低功耗、高效节能、始终连接且成本经济的体验。试想一下,在即将到来的IoT时代,每一个人甚至他们的宠物都将配备定位装置,而这个装置的续航时间可以高达数周,且可以按需在线传输数据。

高通穿戴平台家族

高通产品管理高级总监Pankaj Kedia在采访中表示在目前已经宣布或发布的Android Wear智能手表中,有超过80%都使用了Snapdragon Wear系列处理器。通过与ODM厂商播思和广达的合作,已经推出了基于Snapdragon Wear 1200平台的参考设计,它将为面向智能手表的Snapdragon Wear 2100平台提供了重要的补充。

高通在智能穿戴领域的布局已经领先友商两个产品迭代,正如本文一开始所说,智能穿戴行业的发展与手机是类似的。高通在智能穿戴的布局刚好满足了高中低端产品的全覆盖,中高端的智能手表使用骁龙400、Wear 2100平台,中低端的智能追踪设备使用6270/6155/1100平台,而更加广泛的智能服装则使用CSR101X/102X平台。通过细分的产品线部署,最终可以帮助智能穿戴设备的终端厂商快速的推出产品,将更多的精力聚焦在产品设计本身,而非芯片级的设计和研发,从而获得更大的收益。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