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60多家中国公司Intel Inside

互联网 | 编辑: 浦凌凤 2007-08-30 00:30:00转载

中国市场上,不管是初创期的新兴网站还是成熟的软件企业,越来越多地看到了IT巨头的身影,而受到英特尔和思科风险资金青睐的中国企业已经超过100家。

高尔夫、旅游,英特尔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英特尔投资总裁苏爱文的爱好与普通美国中产阶级并无二致。

不知道他做投资的目标是否跟高尔夫一样——最短的路径,准确入洞。但是旅游倒是不折不扣地和他的投资生涯密不可分。

比如,每年一度的中国巡视,这次他明显感觉到上海的机场停机坪扩大了,城市交通更拥挤了。“交通拥挤”会不会成为投资家投资的一个风向标?

苏爱文说,“当然”。这背后显示的是中国GDP年增长率超过10%,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有利于投资者的政策,对任何投资者来说中国都极富魅力。

这也正是英特尔在2005年6月专门设立中国技术基金的原因,这项基金总额达两亿美元。它与中东和土耳其、印度、巴西等三个基金并驾齐驱构成英特尔投资的地域性基金。

而在中国,英特尔从1998年开始第一笔战略投资,至今已经向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9个城市的60多家公司投入了资金。

2006年英特尔全球投出的10.7亿美元中,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韩国占到了16%。

战略性投资

电讯盈科、亚信、搜狐、德信无线、UT斯达康、珠海炬力……这是英特尔投资的公司中已经被收购或上市的部分。

51.COM、A8音乐、新进半导体、信语通、金山、思华科技、易宝、东软……这些是目前英特尔投资组合中的公司。

这些公司涉及的行业不一而足,但是他们与英特尔的战略脉搏一起跳动,身上有着英特尔的气息。它们就像英特尔处理器的广告一样:Intel Inside。

英特尔将投资的企业分为四类:一是生态系统:这些被投资公司的产品使用英特尔技术,有助于拉动市场对英特尔产品的需求。

二是市场开发:这些被投资公司可帮助新技术在新兴市场应用,它们通常是那些借助互联网提供本地语言内容或服务的公司。

三是弥合技术鸿沟:这些公司是推广基于平台的技术或者帮助英特尔推广产品的公司,比如半导体设备或加工技术投资。

四是尖端技术:英特尔投资会将一部分资金投入新兴技术领域,虽然这些技术和英特尔当前业务关系不大,但是可能在未来三到五年派上用场。

由此可见,英特尔非常注重战略性投资,通过投资来促进英特尔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的宗旨昭然。正因为如此,英特尔投资的大部分是技术型企业。而其投资部的经理人几乎都具有技术背景。

英特尔投资部亚太区总监张仲说,英特尔和其他VC考量一家公司的参数并无大区别,但是除财务指标外,还需对英特尔公司本身产生正面效应。这为投资经理们挑选项目时增加了难度。

技术也成为英特尔的一项优势,苏爱文上任之初就发现,投资的竞争环境中,资本已经不再是决定因素,对于一些创业公司或投资组合公司来说,它们所期待的不再仅仅是注资,而是需要更好的附加值和与众不同的特色和优势。

而技术以及英特尔本身的产业影响力就是这种附加值的源泉。

基于上述因素,苏爱文认为,网络部署、游戏、虚拟化以及提供服务的软件,在任何信息市场都是投资的热点。此外还有移 动办公、移 动平台——在将来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手持设备来上网并运用网络的所有功能。

无线通信最被张仲看好,他认为现在看到的应用不到1%。他反问,保险行业有多少经纪人用电视和客户谈生意,并用打印机直接打印出来就可以签约?这类应用在他看来潜力无穷。

主动变革 积极投资

苏爱文刚刚顶着美国次级贷的股市寒风来中国,但是对于他来说,资本市场的波动不足于成为改变投资的砝码。股市在动荡,但是技术的开发和部署还是会继续,企业家的精神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无论股市怎么变,人们还是会开创自己的公司,还是会进行发明创造。”

这正是苏爱文一以贯之的认识。2005年,苏爱文从英特尔财务主管的角色转变为投资总裁,他并不保守,随即展开了大刀阔斧的变革。

他开始更积极地在全球各个快速发展的经济体和有很好投资机会的地方进行投资;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英特尔在世界不同地方分别设立一些专用的基金(中国、印度、巴西等都有技术发展基金);他还增加了对英特尔所投资的公司的持股比例,不再像过去那样仅仅拿到最低的持股限额就够了,也相应增加对它们的关注和支持;此外,除了将要上市的公司之外,已上市的公司英特尔也会进行投资——如纳斯达克的一些上市公司。

在他看来,可能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英特尔开始对投资的公司进行很好的评估和衡量,试图获得更高的回报率。

这似乎在彰显一种更加积极的投资策略。张仲说,过去,英特尔喜欢跟着其他基金投,现在则更加倾向于自我主导的投资。

而在中国区,另一个变化则是,过去投资早期的公司比例相对更高,但是现在,大金额投资成熟型的大公司也成为一种策略。东软就是这样的例子。

苏爱文承认全球的流动性过剩给投资带来了挑战,但是他并没有放低投资的标准。投资回报率始终作为其衡量投资价值的一个指标,这也是为积极的投资策略控制风险。这也是这位过去的财务主管的强项。

对于中国市场上经常听到的20分钟决定投一个项目的“故事”,苏爱文说:“我们是非常严肃的投资者,所以不可能20分钟以内就作出投资决定。”但是他认为,从行业内来看,英特尔的投资决策还是很快的。苏爱文表示,通常一个决策流程是一个月到两个月。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