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盈159亿港元闯关私有化掀起轩然大波

互联网 | 编辑: 张蓉 2009-02-19 14:12:00转载

抽样查阅盈科股东名册,发现于近两个月内转名、持有一手盈科股东中名字与富通保险经纪相同的数目,增至203人,而与富通保险区域总监名字相同的更达11人

今年这个新年,对于以李泽楷为首的电讯盈科的掌门人来说,的确有点忙于救火顾东顾不了西的味道。一个好好的过年气氛也被一个本来不成问题的问题给搅和了。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2009年2月4日,香港通信服务供应商老大电讯盈科的股东私有化决议案已获特别股东大会顺利通过。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中,共有1403名股东投赞成票,持股达12亿,超过总票数的75%。此议案涉及金额高达159亿港元。预计李泽楷在此次私有化完成后将持有公司52.42%股份,从而顺利成为盈科最大的股东。

从股东大会的这个结果来看,作为电讯盈科私有化的最大赢家,李泽楷应该感到满意才是,不应该烦恼。不过,当你从电讯盈科私有化股东特别大会上到场的近百家中外媒体的长枪短炮来看,你就会觉得这个方案充满了火药味,绝对不会象看上去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电讯盈科的私有化方案消息通过之后,立刻在香港市场掀起了轩然大波。“股坛长毛”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日前于其网站揭露,指电盈股东名册出现不寻常情况,怀疑涉及“种票”,于上月中向证监会及廉政公署报告事件,并指富通保险公司数以百计的经纪获得一手(1000股)电盈,而该批经纪则会签署授权书,就电盈私有化计划投赞成票。据香港媒体报导,在抽样查阅盈科股东名册,发现于近两个月内转名、持有一手盈科股东中名字与富通保险经纪相同的数目,增至203人,而与富通保险区域总监名字相同的更达11人。另外,这些一手股东中,有多人以相同地址申报,由于名字相似,故有可能是来自同一家庭。例如记者发现有5名苏姓股东,申报的地址均为屯门一屋苑单位,各人仅持一手,且均于1月21日转名,其中1人名字与富通保险经纪相同。不仅如此,于今年1月23日转名的股东中,记者发现有14名股东,登记地址位于澳门,持股量由1,000股至1万股不等。由于转名手续需股东签名,为何会于同一天有多名股东,齐花数百元船费来港过户?同样叫人不解。不过,如果你看了香港证券市场的相关收购法规,你可能就会明白其中的奥秘。

根据香港市场《收购及合并守则》,上市公司私有化建议最少要有七成半独立股东股权同意才可进行。在基金一面倒的支持之下,电讯盈科私有化要突破七成半的关卡不难。但根据香港公司法规定,要把公司私有化,须获五成出席会议的股东人数通过,故股东人头数目对私有化建议能否获通过反而是最大的关键因素。投票结果显示,有1403名股东投赞成票,另外投反对票的股东有854名,令私有化建议在超逾六成二股东支持下通过。但若撇除这批为数约六百名的怀疑种票股东,电讯盈科私有化的结果可能重写。正因如此,当电讯盈科私有化方案有可能涉嫌“种票” 时,其在香港资本市场上掀起的震动作用可想而知。

电讯盈科的疑似“种票”事件曝光后,电讯盈科发布的澄清声明曾有这样一段描述,“电讯盈科一直向证监会就其可能采取的任何行动提供充分协助”。不过,这种澄清显然并未得到市场的认同。其中的关键原因在于,在港人的心目中,电讯盈科是其心中永远说不出的痛。

作为香港资格最老、规模最大的电讯公司,电讯盈科的前身是从事于香港本地固定电话服务的香港电讯公司。由于电讯业盈利较为稳定,香港股民一直把香港电讯做为股息收入稳定的蓝筹股进行投资。2000年,在全球资本市场疯炒“科技网络股”的泡沫时期,电盈股曾一度超过100港元。也正是在这个时期,刚刚出道不久的李泽楷看中了香港电讯的盈利能力,以“闪电不及掩耳”的雷霆万钧之势,举债930亿港元以杠杆式手法入主当时的蓝筹股香港电讯。同年8月,李泽楷控股的盈科数码动力公司与香港电讯合并为电讯盈科有限公司。由于香港市场的投资者普遍看好李泽楷入主香港电讯后的电讯盈科的盈利前景,因此投资者纷纷在高位买入电讯盈科。只是事与愿违,李泽楷毕竟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而不是实业运作的大将。在其入主香港电讯后,李泽楷先是错误的把移动电话业务出售,同时分拆地产业务上市,但是电讯盈科在经历了其核心业务固网电话的市场占有率不断下跌、而移动通讯业务蒸蒸日上的尴尬难题之后,不得已又只得将移动电话业务购回。一番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的后果是2000年至2006年间,电盈市值蒸发近90%,老股东被悉数深度套牢。股票解不了套也就算了,原先一向稳定派息的电讯盈科竟然在4年之间无一文派息,这让盼着电讯盈科派息过日子的投资者无不叫苦连天。

伴随着电讯盈科股价从起初的每股100港元步步走低至如今的4港元,众多持有电讯盈科股票的中小股东对电讯盈科的感情也是由爱生恨。因此,从2006年起,尽管李泽楷先后两度提出转让电讯盈科的股权,但均因遭到其它股东的强烈反对而被迫作罢。2008年,李泽楷第三次提出电讯盈科的私有化建议,并最终于2008年12月23日顺利获得香港特区政府电讯管理局批准。在第三次电讯盈科的私有化建议中,为了平息以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的不满情绪,李泽楷把电讯盈科的私有化价格从起先的每股4.2港元提高至每股4.5港元。在抹平了机构投资者以后,持有电讯盈科股票的中小股东依然是反对者居多,其反对原因主要在于电讯盈科的私有化价格偏低,投资者损失惨重。而最令小股东不满的则是电讯盈科完成私有化后,会向两大股东派发高达170亿元股息,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把电讯盈科私有化所花的约156亿元总代价。电讯盈科这种对两大股东的慷慨派息和对小股东的一毛不拔行为自然而然引发了小股东的强烈反对。也是鉴于小股东的强烈反对情绪,可能是为了确保电讯盈科顺利完成向私有化的过渡的缘故,这才上演了电讯盈科召开的股东特别大会上审议私有化方案时的疑似“种票”一幕。

电讯盈科审议私有化方案时的疑似“种票”,成了近来香港资本市场上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头等大事。业内人士纷纷发表观点认为,此举凸显了香港资本市场对小股东权利的关注度不高。有人甚至建议香港资本市场可以仿效内地资本市场的做法,在审议上市公司重大投资事项和退市事项时必须获得小股东的支持。香港投资者学会主席谭绍兴指出,内地其中一项保障小股东的重要法规,是规定所有注册公司成立监事会。根据内地《公司法》,监事会成员不得少于3人(包括股东及职工代表),职能包括检查公司财务,监督董事及管理层,甚至提出罢免等,而董事及管理层均不可兼任监事。谭绍兴补充指,内地保障小股东的措施,还包括假如公司在赚钱的情况下,连续5年不派股息,股东可要求公司以合理价回购股份。

围绕着电讯盈科的私有化,香港资本市场上的各方势力展开了激烈的角力,或许通过这一事件,可能会促使管理层重新考虑如何恰当有效地维护中小股东在证券市场上的投资权益,也警醒人们在选择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来充当蓝筹股的掌门人会有什么样的风险?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精选

首页 手机 数码相机 笔记本 游戏 DIY硬件 硬件外设 办公中心 数字家电 平板电脑